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语文课程网 >> 实验区 >> 一线观察 >> 文章正文
给我空间,我就能飞翔
作者:程文忠    文章来源:《中国教育报》2005    点击数:    更新时间:8/22/2008    

◆校长没有空间,怎么可能给教师空间?教师没有空间,又如何给孩子空间!孩子没有空间,就像关在笼中的鸟儿,不可能飞翔。

 

  ◆因为有空间,我就可以勤奋学习,独立思考,我可以放心大胆地尝试,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做自己想做的。

 

  ◆十余年来,我们从来没有跟第二所学校进行横向的分数比较,我们从不把学生的成绩当作对老师评价的唯一标准

 

  我很庆幸,在我当校长的日子里拥有可以充分施展自己才能的空间。因为有空间,我就可以海阔天空地想,想自己的发展,想孩子的发展,想教师的发展,想学校的发展;想教育与社会发展的关系,想教育与人的发展的关系。我的思维无拘无束,我的心时刻在飞翔,我期待飞得更高。

 

  因为有空间,我就可以勤奋学习,独立思考。我如饥似渴地阅读,我心潮澎湃地记录,我满怀深情地聆听,我慷慨激昂地陈述。我参加省级骨干校长培训,与专家对话、与同行交流;我参加研究生课程学习,聆听教授的教导,体验思考的乐趣;我和我的很多同事每天辛苦地工作,然后用笔记录下自己心灵的历程。

 

  因为有空间,我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尝试,手脚放得很开,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做自己想做的:比如开展环境教育,比如建设书香校园,比如创建绿色人文温馨办公室,创建丰富多彩的教室,构建生动活泼的课堂,还有实施名师工程,在全市举办儿童美术作品展等;为不断提升校园文化品位,我们在网站上开辟论坛,请华中师大的教授到学校来指导,搞沙龙,办校报,一出20余期……

 

  因为有空间,我深刻认识到教育中人的主体作用。我就会给老师空间,我们从不把学生的成绩当作对老师评价的唯一标准,而是引导老师全面评价自己:学生的成绩固然有老师的贡献,还要看老师你自己进步没有,你发展没有,是不是离开了孩子,你就失去了前进的目标;老师你自身是否享受到了教育的快乐和幸福;你是否理解孩子眼前的分数与孩子终生发展的辩证关系,你是否把孩子当作立体的人来看……教师有了空间,他们主体、个性化的、幸福的人性和精神状态才得以充分张扬,他们为了孩子,但不依附孩子;他们投身教育,但不为教育所累;他们允许孩子在某方面失败、犯错,他们知道对于孩子成长的广阔空间而言,这些微不足道,90分和95分可能毫无差别。

 

  因为教师有了空间,孩子才可能有空间。虽然仍有一部分孩子觉得学习有时不快乐,但这是他们的独立思考,就怕自己连快乐与不快乐都不知道,都麻木了。虽然孩子考试的成绩家长都很关注,但我们引导教师、家长、孩子辩证地看,允许暂时落后,允许有差异。而且我们认为身体健康、行为品质、艺术素养的培养同样重要,孩子在童年时期都没有丰富的人生体验,长大了就会留下许多难以弥补的缺憾。所以只要孩子愿意说,愿意听,愿意画,愿意演,愿意运动,愿意写作,他们都有空间,都有机会,老师也一样。所以我所在的校园师生的生活是多彩多姿的:老师们和孩子们一样读书、开运动会、春游秋游、新年联欢,跟孩子们一样在教室和办公室里养花,在操场举行跳绳比赛、排球比赛、篮球比赛,在培训室里开展诗词华章诵读、教育情怀演讲、教育现象评说……我们认为教育就是提升,教育就要快乐。

 

  十余年来,我和我的老师们、家长们、孩子们就是这样自己评价自己,从来没有跟第二所学校进行横向的分数比较。我们评价自己的标准就是国家的课程标准(原来的大纲)、教育方针的要求和每一个孩子童年时期在学校生活中的体验和收获,以及他们在更高学段的发展乃至走上社会后的发展。我们当然也听别人的评价,但我们却能独立思考:这些评价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是全面的还是片面的——我们要十分小心,不能成为别人的工具,不能完全为别人活着。如果说反思是校长和教师最重要的素质的话,我以为有充分的空间才可能产生真正的反思。

 

  因为有了这样的空间,我是自由的,但我对自己的要求是严格的,同时也是不断向上的,我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我和我的老师们总是在思考自己应该怎样进步,怎样提高。我深深地感受到是这样的空间,才使我们的认识越来越深刻,精神越来越充实,行动越来越果敢,思想越来越睿智。我感觉自己如同一只飞鸟,努力地追赶自己的影子。虽然我早已知道没有结果,但在振翅飞翔、努力追赶的途中,我享受着阳光,享受着快乐。然而我也了解另外的一些情形。

 

  一些如我一样的小学校长,每学期教育局对他们考试的成绩都要进行排名,甚至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数,然后以这种排名来断言学校的教学质量。不光期末要排名,期中考试也要排名。校长累啊,今年排第一,明年决不敢考第二,不然就落下个教学质量下降的“坏名”,谁担当得起——学校质量下降,就有可能流失大量的学生,没了学生,学校就完了,校长且不说丢了“乌纱帽”,还可能成为“千古罪人”。其实第一和第二有什么差别呢,就那么一两分,甚至零点几分,但是压死人。用校长的话说,“我还能干什么?盯着分数,想着排名呗。”为了考好,校长只能把压力转到老师身上,校内也如法炮制,年级考试成绩排名论质量,论奖惩。学生也一样,排名论优劣。考得高分就是好样的。为了排名,校长、教师、学生终日提心吊胆,校内老师与老师之间猜疑、隔阂,校与校之间如仇人一般敌视、提防,甚至互相拆台,还谈什么合作。人人把眼睛死死地盯住分数,盯住升学率的时候,学校也就只能抓升学率了,那么校长就盯住了老师,老师就盯住学生,从上到下,谁也别想松一口气,谁也别想越雷池半步。于是学校、校长、老师、学生就都成了“工具”——取得分数的工具。这样,教育不仅丧失了生动感人的特质,反而诞生机械、冷漠、投机取巧、弄虚作假等反教育现象,非常可悲。诺贝尔奖获得者费舍尔教授在吉林大学访问时谈道:“给孩子空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有‘空间’,才可能有想象力,才可以进行创造。”然而,校长没有空间,怎么可能给教师空间?教师没有空间,又如何给孩子空间!孩子没有空间,就像关在笼中的鸟儿,不可能飞翔。所以我要说给校长空间非常重要,给教师空间非常重要!

 

文章录入:manager    责任编辑:manager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