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语文课程网 >> 考试评价 >> 文章正文
《让文本精神内核通过语言光耀课堂》
作者:小强    文章来源:成长博客    点击数:    更新时间:6/21/2010    

目前阅读教学不能深入文本,其实与文本解读有关。我们一手拿着《文学理论教程》,一手拿着《语文教学法》,如何用我们充满爱与智慧的大脑,整合文本、学生等诸多教学要素,使学生真正深入文本,从而提高教学效率呢?我窃以为,最关键的是——不能让语言落空。

文本语言,具有生动的形象性、丰富的蕴藉性、深刻的隐喻性、鲜明的个性等特征。课本文本,其实就是语言的艺术,而语文课,说到底,就是对语言的感受、积累、运用。语言落空了,就脱离了文本,课就会华而不实,容易放空炮。有空抛概念的,有隔靴搔痒的,有浅尝辄止的,有变成思想品德课的,有大搞视频欣赏课的,有大玩课件满天飞的,有爱搞热闹游戏的……诸如此类,“总为浮云遮望眼”,屡见不鲜,甚至暗流潜涌。笔者曾听一位年轻女名师讲闻一多的《发现》,发现她像刘和珍君一样“始终微笑着”“很和蔼”,特别是她竟用渗着笑意的声音朗诵:“我来了,我喊一声,迸着血泪……”。同时,我发现,学生们也都始终“含着笑”聆听、交流。评课时,我发现大家竟皆为师生的“微笑”折服,赞捧整节课是多么和谐而融洽。但我想,课堂表情应该主要呈现文本精神的表情,也就是,师生深入语言品得真情实味,并遵循文本真意展开师生、生生对话,不断内化生成,从而焕发出的表情。这种表情,坚实而深刻,精致而生动,彰显的是文本之魂和基于文本语言的精神探求、情感陶冶。

其实,不能让语言落空,是上海语文特级张大文老师总结的教学规律(见《中国教师报》之《不能让语言落实:听张大文谈语文》)。张大文认为,空谈人文将使语文教育走进死胡同,要尊重语文教学的规律即“语言——思想——语言”,“教师要让学生弄明白,这样的语言表达了怎样的思想感情,这样的思想感情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语言而不用别的语言表达。”

文本语言,是师生共同发现、创造文本精神本质,实现教学目标的最根本途径。我们跋涉于语言的溪流幽鸟丛林叠嶂,默默经受寂寞和艰险,享受柳暗花明的欣喜,寻到那云雾掩蔽的精神山峰,终于攀上山巅,鸟瞰语言的佳景,从而达到“胸中有丘壑”“荡胸生层云”的境界。因着语言的引领,探得“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再由这文本精神,涵泳品鉴语言之高低优劣,正是文本解读的内在要求。步入文本瑰丽殿堂之门的钥匙,是语言。语言,皆是文本的语言,是紧紧围绕文本精神内核、组织浑圆的语言,是闪耀着主题光辉的语言。

发现和建构文本的意义,唯有潜心品鉴文本语言,此外,别无它求,教与学,概莫能外。笔者有次开公开课,课题是《雅舍》,主要学习第三段,总共约460字,理解起来似乎并不难。但我细细推敲,反复揣摩,又广读“雅舍”小品,再读《梁实秋自传》,发现这短短的几行文字却“天外有天”,隐蔽着深刻的精神。(1)初读有“趣”味。(2)再读,玩味语言,骈偶、排比、比喻、夸张、引用,加之间用文言,又得见其乐观豁达,方觉有些“雅”味。(3)三读,又品出“苦”味来。读梁实秋的相关文章,知道他颠沛流离,与妻儿相隔六年,刚相聚不久,“洋鬼子”轰炸,得“跑警报”,不堪其难,更见同事同胞被炸死之惨状,更加之生活难堪其负。看文中,其苦难掩,经常是一不小心就流出来的。比如,“洋鬼子住到‘雅舍’里,不也是‘没有法子’?”“冬天一到,蚊子自然绝迹,明年夏天——谁知道我还是住在‘雅舍’!”“直到兴阑人散,归房就寝,月光仍然逼进窗来,助我凄凉。”“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客里似家家似寄”。这“苦”字被这“雅”一遮,更叫人替先生疾苦得心尖发颤。(4)四读,悟出“苦”“雅”相生。雅舍雅舍,雅得越雅,苦得愈苦;真雅,真苦,既雅又苦。梁实秋苦中作乐,超脱恬淡,其“雅”性,令我们的心灵陡生一种真实的生命的强烈震撼。(5)五读,洞悉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大品格的“大”字。《雅舍》语言幽默闲适又内蕴丰盈,梁实秋的中庸、通达、超脱,却道出了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儒雅风度:不管生活中如何经历凄风苦雨,却能在苦难面前始终保持着心理上的优越感。比如“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比如“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发现和构建的文本意义,要照亮课堂,也唯有通过领悟语言。特级教师张大文说:“哪怕一个字、一个词、一个句子,都是作者整个思路的反应。刚才谈的这些字词句,是要在‘篇’的基础上才能闪闪发光,它们闪耀着篇章的光辉,闪耀着主题的光辉。”语言跟着思想走,让语言闪耀主题的光辉,语文课才能真实、朴实、扎实。比如《雅舍》第三段有句:“均随时由门窗户壁的隙处荡漾而来”,其“荡漾”妙在何处?我是这样引导学生理解的:朱自清《荷塘月光》中引用的《采莲赋》“荡舟心许”一句,可见其多情;《江南的冬景》“冬霖寒村”中那乌篷小船,想象最好是荡来荡去,可见其悠闲;“让我们荡起双浆”的歌子,又可见其希望。“多情”“悠闲”“希望”,分别从三个不同视角挖掘“荡漾”的内涵,再体会那琐杂扰人的邻人声息,竟“荡漾”而来,自然悟得心动。再如“入夜则鼠子瞰灯”,何为“瞰”?“瞰”有三义:从高处往下看;窥看;远望。三义融合,可引着学生想像:天刚一擦黑,鼠子已稳居屋盖架子上,小眼叽里咕噜转动,从容鸟瞰其下,下面人或轰然作乐,或咿唔诗章,喁喁细语……油灯何处,核桃何处……尽收眼底。不难见鼠子之胆大之机灵之自由,又足见“没有法子”。“荡漾”与“瞰”,字单词薄,却能令“五味”大放异彩,又可见语言的无穷魅力。

语言,是语文课的核心,课堂实践的开展、学生素养的提高,也要围绕着语言进行设计。特级教师黄厚江一语中的:“传统的阅读教学把文本理解作为阅读教学的唯一任务,把作者的思想作为理解的唯一答案,是夸大了文本的地位,矮化了阅读教学的目标,违背了阅读教学的基本规律;但如果只把文本作为阅读教学的话题,文本没有理解,就组织各种花哨的活动,以为可以随意处置文本,可以随意解读文本,则是更严重的违背了阅读教学的规律。”遵循阅读教学规律,就必须通过理解、探究、整合文本语言,从而达到富有个性化、创造性的多元阅读。“知识和能力”、“过程和方法”、“情感态度和价值观” 的三维教学目标,其实是从波涛汹涌的语言大河开凿出的道道通渠、条条支流,延绵的是文本的语言之流,所以说,三者从根本上是相贯通的,都是在做文本语言的内涵和外延的理解、探究的事,都是为了提高学生语文素养。语文就是语文,用语文的方法教语文,坚守语文本色,因为语言是文本之躯的血肉和精神。

阅读课要“回家”,语言必须先“回家”;语言要“回家”,语文教师必须体认语文的本质与意义,耐得住心,读得进去,悟得出来,在文本要紧处、真难处、细微处、无声处、矛盾处下足功夫。朱华贤老师在《期待素课》一文中说:“对于文本的理解,从宏观到微观都烂熟于心,高屋建瓴,掌控一切。课文至少读过五六遍,而且是用各种不同的角色读。每一句话、每一个词的表层义、深层义和引申义都推敲过、思忖再三。书本上点点画画,密密麻麻。文章的妙处,心领神会;文章的不足,胸中有数;文章的个性,了如指掌。”(《人民教育》2008年第8期)坚守以语言为核心,坚守对文本独特的理解和领悟,不也正是“素课”的基本特征吗?语文课“技巧太过,荤腥太多,油浆太足,色彩太浓,口味太重”,重要原因不也正是因为躁气和功利掩蔽了语言的光辉、抛弃了语言吗?

沉入文本语言,“慢慢走,欣赏啊”,让我们和学生一起,在真正的语文课中,沐浴精神的熏陶和洗礼,享受对话过程的喜悦和幸福。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