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语文课程网 >> 备课资源 >> 学科前沿 >> 文章正文
从现代规范标准看鲁迅文章的词句及标点运用
作者:邓木辉    文章来源:成长博客    点击数:    更新时间:5/16/2011    

从现代规范标准看鲁迅文章的词句及标点运用

 摘要:鲁迅文章是特定时期的典范之作,但毋庸讳言,其词句及标点运用与现代规范标准有诸多不吻合。但这不能看作“不规范”,因为规范是一个动态的语用概念,只能管特定时空的语言运用;显然也不能看作“规范”,不能用它指导当下的语言运用,因为它毕竟与现代规范标准有诸多不吻合。明确这一点,懂得相关道理,这对当下语言运用意义重大,十分必要。该文以现代规范标准为参照,分析了鲁迅文章的词句及标点运用情况,指出其与现代规范标准不吻合之处,呼吁对入选教材的鲁迅文章按现代规范标准作必要的技术处理,使之完全符合现代规范标准。

关键词:规范标准  鲁迅文章  词句  标点

一、引言

鲁迅文章的词语、句子及标点运用,有不少与现代规范标准不吻合。如长期入选中学语文教材的经典名篇《祝福》,仅词形写法不同于现代规范标准的就有7处,标点用法不同于现代规范标准的就有12处。这一情况持续了几十年;一直到2002年,经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审查通过的人教版高中语文教材入选的《祝福》才有所变化。“经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2002年审查通过”,入选人教版教材高中《语文》第二册的《祝福》,仍保留了原先的词形写法,虽然注释用语及标点运用作了许多规范化处理,但作规范化处理后仍有5处标点不符合现在的规范标准(详细情况另文谈及)。通过百度搜索发现,偶尔有人从异形词角度谈及鲁迅文章词形写法问题,而对其词句及标点运用与现代规范标准的不吻合情况则无人谈及。鲁迅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作家之一,其作品读者众多,影响深远。然而,如何对待鲁迅文章词句及标点运用与现代规范标准的不吻合情况,这是一个不应绕开的问题。而且,与鲁迅同时代的作家,其作品词句及标点运用,也与鲁迅存在类似情况。因此,以《标点符号用法》《出版物上数字用法的规定》等现代规范标准为参照,比较一下鲁迅文章词句及标点运用与现代规范标准的不吻合之处,也就很有意义:从理论层面上看,它可以使我们动态看待“规范”,深化对“规范”的认识;从实践层面上看,它可以使我们用“规范”的眼光正确对待鲁迅文章及类似作品的“不规范”——既用动态眼光不把它看作不规范,又用“规范”眼光指导语言运用实践,避免类似的不规范,不以“不规范”为“规范”。入选教材的鲁迅文章,大多作了规范化处理,虽然处理得并不完全符合规范(如《祝福》);而未入选教材的鲁迅文章,还比较“原生态”,与现代规范标准不吻合之处较多。基于以上看法,笔者不揣浅陋,谈谈未入选中小学教材的鲁迅文章词句及标点运用与现代规范标准的不吻合情况。当然,限于时间与精力,笔者还未能读完鲁迅的所有文章,故本文所指的“鲁迅文章”是指鲁迅的部分文章。然而,即便涉及到的仅仅是“部分”,它也大致反映了鲁迅文章的词句及标点运用情况。

二、关于词语

鲁迅常用“朽腐”“绍介”“发见”“因了”等现在不用的词语。如:

⒈用“朽腐”

⑴死亡的生命已经朽腐。(《野草·题词》,下同)

⑵我对于这朽腐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还非空虚。

⑶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朽腐

⑷我希望这野草的死亡与朽腐,火速到来。

⑸要不然,我先就未曾生存,这实在比死亡与朽腐更其不幸。

“朽腐”现用为“腐朽”。

⒉用“绍介”

⑴我的认识素园,大约就是霁野绍介的吧。(《忆韦素园君》,下同)

⑵韦素园他们愿意绍介外国文学到中国来

绍介了果戈里

绍介了爱伦堡

“绍介”现在用为“介绍”,而鲁迅文章几乎全将“介绍”用为“绍介”。

⒊用“发见”

⑴希腊人的用火,听说是在一直先前……但中国的却和它不同,是燧人氏自家所发见(《关于中国的两三件事》)

⑵他们最后所发见的距离……(《一点比喻》)

“发见”现在用为“发现”。“一直先前”,现在也没有这样的用法。

⒋用“因了”

⑴即使根据的是“理性”,也容易因了表现的粗暴而招致反感。(《“以眼还眼”》)

因了太太的抗议,这才种一点秔……(《病后杂谈》)

“因了”现在用为“因为”。

⒌用“为了”表“因为”

⑴在今年,为了内心的冷静和外力的压迫,我几乎不谈国事了。(《且介亭杂文二集·序言》)

⑵中国确也还盛行着《三国志演义》和《水浒传》,但这是为了社会还有三国气和水浒气的缘故。(《叶紫作〈丰收〉序》)

⑶不知道为了觉得与其拜孔夫子而死,倒不如保存自己们之为得计呢,还是为了什么,总而言之,这回是拼命尊孔的政府和官僚先就动摇起来。(《在现代中国的孔夫子》)

为了不给我开电灯,我对于广平很不满。(《“这也是生活”……》)

⑸自然,这是大半为了我的胆子小,看得自己的性命太值钱。(《阿金》)

现在“因为”与“为了”的用法严格区分:“因为”表原因,“为了”表目的,不能混用。因此,以上例句中的“为了”现在应该用为“因为”;否则,算关联词用错。

⒍其他

⑴我是觉到了的,我希望着新的社会的起来。(《答国际文学社问》)

现在没有“觉到”一词,用为“感觉到”。

⑵这“脸谱”,便是优伶和看客公同逐渐议定的分类图。(《脸谱臆测》)

现在没有“公同”一词,用为“共同”。

在现在,我却以为还是很有兴趣的。(同上)

“在现在”现在一般用为“现在”,只用时间名词表达,不用介宾短语表达。

⑷费时一二十年,终于学不会的也多的很。(《关于新文字》))

此处“终于”表时间之长而不表希望得到某种结果(现在用“终于”一般表希望得到某种结果),故现在应用为“始终”或“终究”。

⑸但又因为,《新青年》其实是一个论议的刊物,所以创作并不怎样著重。(《〈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序》)

现在没有“论议”一词,用为“议论”。“著重”现在用为“注重”。

⑹从《新青年》,此外也没有养成什么小说的作家。(同上)

现在没有“养成……作家”的说法,用为“培养……作家”。

从中特出的是胡山源。(同上)

此处的“从中”现在用为“其中”;现在没有“特出”一词,用为“突出”或“特别突出”。

⑻但那时觉醒起来的智识青年的心情,是大抵热烈,然而悲凉的。(同上)

“智识青年”现在一般用为“知识青年”。

⑼劝人学学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似的伟大的创作去。(《徐懋庸作〈打杂集〉序》)

现在没有“做……创作”的说法,用为“搞……创作”或“创作……作品”。

居士或隐逸去了。(同上)

“隐逸”是动词,现在一般不作动词“变”的宾语,可用为“隐士”

⑾要使他爬耳搔腮(同上)

现在没有“爬耳搔腮”一词,用为“抓耳挠腮”

⑿以为那时我发表的所说,倒也不算怎么分析错了的。(《“京派”和“海派”》)

现在没有“发表……所说”的说法,可用为“发表……意见”。

⒀这于他们诸公是很不利的。(《“题未定”草》)

现在没有“他们诸公”的说法,“他们”与“诸公”重复,只应保留一词。

⒁使读者仅觉得他是典重文章的作手(《“题未定”草》)

现在没有“作手”一词,可用为“作者”。

⒂删夷枝叶的人,决定得不到花果。(《“这也是生活”……》)

此处“决定”现在用为“一定”或“必定”。

⒃但其实,是并不的确的。(《女吊》)

此处的“的确”,现在用为“确实”或“正确”。

⒄要是呢,那么……真的倒实在很诧异自己的胡涂。(《杂论管闲事·做学问·灰色等》)

“确”现在不能单用,用为“确实”或“正确”。顺便提及:“胡涂”是“糊涂”的异形词,现在一般用“糊涂”而不用“胡涂”;鲁迅文章中有大量异形词,如“子细”“脚色”(现在用为“仔细”“角色”),等等,本文不拟涉及。

⒅说是我们的言动,都由于莫斯科的命令。(《二心集序言》)

现在没有“言动”一词,用为“言行”。

⒆所以含血喷人,已成了中国士君子的常经,实在不是他们的识见。(同上)

现在没有“常经”一词,用为“常事”;“识见”现在一般用为“见识”。

⒇在我是一向注意新的青年战士底养成的。(《对于左翼作家联盟的意见》)

现在没有“青年战士底养成”的说法,用为“青年战士的培养”。

…………

三、 关于句子

鲁迅文章常将作句子成分的主谓短语变为偏正短语,与古汉语相似。如:

⒈作主语

刘百昭司长的失少了家藏的公款八千元,要算小事件了。(《论管闲事·做学问·灰色等》)

⑵所以我的没有搬家,也不是怀着天下太平的确信。(《我要骗人》)

“刘百昭司长的失少了家藏的公款八千元”是偏正短语作主语;现在不用“的”,让“刘百昭司长失少了家藏的公款八千元”这一主谓短语作主语。同理,“我的没有搬家”亦然。

⒉作宾语

⑴虽然誉我为最能抵抗疾病的中国人,然而也宣告了我的就要死亡。(《死》)

⑵这就难怪人们的安做绅士。(《一点比喻》)

“我的就要死亡”是偏正短语,作“宣告”的宾语;现在不用“的”,让“我就要死亡”这一主谓短语作宾语。同理,“人们的安做绅士”亦然。

⒊作定语

:现在的骂官僚的人里面,到外国去炸大过一回而且做教员的就很多。(《不是信》)

“现在的骂官僚”是偏正短语,作“人”的定语;现在一般用作“现在骂官僚的人”。“现在骂官僚”可看作“状++宾”的动宾短语(有的语法书看作偏正短语,有的语法书看作主谓短语),将“现在骂官僚的人”变为“现在的骂官僚的人”,可看作将“现在”的状语成分变成了定语成分。

⒋作状语

那时我说“佥事这一个官儿倒也并不算怎样的‘区区’”,就为此人的乘机想做官而发。(同上)

“此人的乘机想做官”是偏正短语,与介词“为”组成介宾短语后作“发”的状语;现在不用“的”,让“此人乘机想做官”这一主谓短语与介词“为”组成介宾短语后作“发”的状语。

在主谓短语之间加“之”(相当于“的”),让主谓短语变为偏正短语,这种用法古汉语中大量存在。如:“孤之有孔明,犹鱼之有水也。”(《隆中对》)

此外,以上关于词语部分的例句,有的也属于句子运用的范畴。如:

“我希望着新的社会的起来”,现在没有“社会起来”的说法,可说成“社会的建立”;

“没有养成什么小说的作家”,现在没有“养成作家”的说法,可说成“培养作家”;

“做《战争与和平》似的伟大的创作”,现在没有“做创作”的说法,可说成“搞创作”;

“以为那时我发表的所说”,现在没有“发表所说”的说法,可说成“发表意见”;

“注意新的青年战士底养成”,现在没有“战士的养成”的说法,可说成“战士的培养”。

…………

四、关于标点

鲁迅文章中的标点运用,有许多与现在的规范用法不吻合。如:

⒈表提示的冒号有时用冒号,有时用破折号,有时用句号。试比较:

⑴现在写一点我的简单的意见在这里:

一,汉字和大众,是势不两立的。

二,所以,要推行大众语文……

三,普及拉丁化,要在大众自掌教育的时候……(《答曹聚仁先生信》)

⑵现在我自己想说两句的,有两点——

一,未庄在那里?……

二,阿Q说什么话?……

三,阿Q是演给哪里的人们看的?……(《答〈戏〉周刊编者信》)

⑶还有事实可以证明。一,谁也没有见过日本的“惩膺中国军”的看护队的照片;二,日本军里是没有女将的。(《新的“女将”》)

同样表提示,⑴句的“这里”后用冒号,⑵句的“两点”后用破折号,⑶句的“证明”后用句号,用法较随意。现在表提示的地方一般用冒号。

⒉序号数字后用逗号(举例见以上例句)

在序号数字“一二三”等后用逗号,鲁迅文章几乎无一例外都是这种用法,这与现在的用法大不相同。对表序号的数字,现在各种期刊一般是在“一二三”等后用顿号(加括号时不用),在阿拉伯数字后用圆点(加括号时不用)。当然,序号数字后的标点,各种期刊的用法并不完全一致,如《中国语文》在“一二三”等后不用任何点号,但与后面的小标题文字空一个字的位置。顺便提及,序号数字的使用顺序一般为:先用一、二、三、……再用(一)(二)(三)……再用⒈⒉⒊……再用①②③……当然,各种期刊的使用顺序并不完全一致,有时跳过这样的先后顺序,用为一、二、三、……⒈⒉⒊……或者用为一、二、三、……⑴⑵⑶……这与规范标准在这方面未作出强制性规定有关。

⒊并列词语之间用逗号

⑴这一卷所收的都是文学作品:诗,剧本,小说。(《〈海上述林〉下卷序言》)

⑵或者和事主倒有亲戚,朋友,同学,同乡,……等等的关系。(《不是信》)

并列词语之间,现在一般用顿号;而鲁迅基本上是用逗号,因为当时没有顿号。

⒋省略号前用逗号

⑴以为有失体面,心中怀恨,……(《说“面子”》)

⑵我们自古以来……有舍身求法的人,……(《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

现在,省略号前如果是完整的句子,句终标点(句号、问号、感叹号)可以保留,如果不是完整的句子,其他点号应同文字一起省略。

⒌省略号后用句号、“等”“等等”

⑴——然而也未必,……谁来管这等事……。(《祝福》)

⑵或者和事主倒有亲戚,朋友,同学,同乡,……等等的关系。(《不是信》)

现在,省略号后不能用其他点号(都在省略之列),也不能用“等”“等等”(与省略号重复)。而鲁迅这种用法十分普遍,仅《祝福》中就有12处。

⒍破折号前用逗号、冒号

⑴他们最后所发见的距离,——使他们得以聚在一处的中庸的距离,就是“礼让”和“上流的风习”。(《一点比喻》)

⑵他的母亲慌忙说:——

“小栓——你坐着,不要到这里来。”(《药》)

现在破折号前一般不用逗号,而鲁迅这种用法比较普遍;冒号和破折号都具有提示和解说的作用,因此现在不能两样连用。而鲁迅这种用法也比较普遍,仅《药》中就有5处(《药》入选教材后,这种用法的破折号已删掉)。

⒎“总之”“总而言之”之后用冒号

⑴总之:百年以内,将有陈源教授的许多(?)书……(《学界三魂》)

⑵总而言之:那魂灵就在做官,——行官事,摆官腔,打官话。(同上)

现在,表总结的词语“总之”“总而言之”后面一般不用冒号而用逗号。

⒏日期之后用句号,有时年月日之间用逗号

⑴六月四日。(《拿来主义》写作日期)

⑵一九三0,四,十七。(《“好政府主义”》写作日期)

鲁迅大部分文章都标明写作日期,用汉字而不用阿拉伯字,且在日期后用句号;偶尔在写作日期的年月日之间(“年”“月”“日”省略)用逗号。现在,写作日期后不用句号,年月日之间也不用逗号。鲁迅在年月日之间用逗号,其作用与现在年月日之间用间隔号相同。但现在日期之间的间隔号使用也比较混乱:有的用,如“9.11”“9·11”(点的位置较随意);有的不用,如“911”“319”;有的甚至用短线连接,如“国家技术监督局1995-12-13批准、发布  1996-06-01实施”(《标点符号用法》说明)。这种情况与《标点符号用法》未作明确规定,内容不够完善有关。顺便提及,根据《出版物上的数字用法的规定》“凡是可以使用阿拉伯数字而又很得体的地方,均应使用阿拉伯数字”的规定,现在文章或文件的写作日期一般用阿拉伯数字,如江主席就公布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其签署日期写作“20001031日”。

鲁迅文章的标点,与现在规范用法不吻合的还很多,限于篇幅,其他不再涉及。

五、结语

从以上的列举分析可以看出,即便是与时俱进,大力提倡文字改革和运用新式标点的一代文豪鲁迅,其文章虽然是白话文的典范之作,但仍有不少词语、句子及标点的用法与现代规范标准不吻合。然而,我们不能因此认定鲁迅的文章不规范,因为“规范”是一个动态的概念,只能管特定的时间与空间。显然不能用现在的规范标准苛求过去的语言运用。过去没有现在的规范标准,大家的用法自然有很多与现在不一样的地方。比如“欧化句式”,这是当时大家普遍使用的,因为刚刚废除文言文,推行白话文且大量翻译外国作品。再如标点符号,它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的过程:1919年仅为12种;19519月中央人民政府出版总署公布的《标点符号用法》,在原12种的基础上增加了顿号、着重号,使其达到14种;而国家语委、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技术监督局19951213日批准、发布,199661日实施的《标点符号用法》,又使其增加到16种。现在的规范标准也还并非尽善尽美,比如还有很多常用标点未收进《标点符号用法》,且《标点符号用法》对很多“用法”也未作明确规定。总之,“规范”是一个动态的概念,不能用现在的标准去苛求过去的用法。

然而,比较过去与现在的不同用法并非没有意义。不了解其差异,就会把过去的“不规范”用法当作现在的规范标准,从而去模仿运用,导致使用混乱。特别是一代文豪鲁迅的文章,有许多篇目入选中学教材和大学教材,有许多篇目作为学生的自读材料,有许多文集被人们广为阅读……其“不规范”之处对学生乃至所有读者的负面影响不可低估。因此,我们要看到鲁迅文章乃至同时代作家作品的词句及标点运用与现代规范标准的不吻合之处,一方面,不认为其不规范,另一方面,不以其为规范,不模仿其用法。这样,既能正确地看待“过去”的语言运用,也能有效地规范“现在”的语言运用,纯洁祖国的语言。至于将来,肯定有新的规范标准,肯定有新的规范要求,然而,我们希望后人能历史地看待我们“现在”的语言运用。为了“现在”的规范,笔者主张,应对鲁迅乃至与其同时代作家的作品特别是入选教材的文章按现在的规范标准作必要的规范化技术处理,使其完全符合现在的规范标准,以便学生乃至所有读者正确理解其作品和规范运用祖国语言文字。当然,这些文章入选教材,编者已作了一定的规范化技术处理。但还不够,比如《祝福》中的词语、标点仍然有多处不规范(笔者另文谈及)。有感于此,笔者写下此文,抛砖引玉,就教方家。

参考文献:

1.《鲁迅文集》

2.《标点符号用法》

3.《出版物上数字用法的规定》

4.《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

作者简介:邓木辉,男,贵州省福泉市人,贵州省福泉中学教师,全国优秀教师,贵州省特级教师,贵州省教育名师;自考本科毕业。主要研究方向:作文教学、语法教学、语用规范等。

(原载《语文教学通讯 D刊》2011年第4期。本文为赴华东师大培训结业论文,被胡东芳教授评为“优秀”等级)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